立博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立博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4 10:51:3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夏区长江干堤居字号险段。记者李永刚摄 今年7月12日晚11时,长江武汉关迎来历史第四高的洪峰水位28.77米。此时,居字号险段水位29.41米。“当时,我就在堤上,水位很高,水流很急。”吕强胜指 着六棱块石铺就的护坡说,“现在,四邑公堤最窄的地方也有12米至13米,最宽的地方在居字号险段,有41米。堤防不仅‘长胖’了,而且经过水下抛石护岸,变得更加坚固,堤顶高度也升至32.5米至32.8米。再度抵御洪水,我们有信心、有能力。”堤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奔波近一年,王军套还未追回自己的“养老钱”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 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8月,王军套到银行办理业务,被告知91000多元存款,已被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冻结、执行。“我当时都蒙了。”王军套回忆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夏区长江干堤居字号险段,值守人员顶着烈日在堤内护坡上巡查。记者李永刚摄 堤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军套回忆,2012年7月,因找不到身份证,他到伊川县公安局办了新身份证。后来却发现,老身份证在驾驶证里夹着。但没多久,新身份证就在伊川县丢了。“我想不通,就凭一张身份证,怎么就能冒名办理股权手续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法院和市场监管局之间,来回跑了三四趟,没有结果。”王军套说,后来,他依照金水区市场监管局注册科要求,在5月底,将结论为“股权转让协议中的‘王军套’非其本人书写”的司法鉴定意见书、身份证丢失警方回执和投诉申请,送到注册科。但一个星期后,注册科通知他,还是让他去起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武汉市江夏区 和咸宁市嘉鱼县交界处 是长江流域的著名险段 ——四邑公堤居字号险段 今年汛期,三轮洪水俯首东去 四邑公堤江夏段 堤外江水奔流拍岸 堤内百姓生活如常 没有出现一起大的险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通过天眼查查询到,可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是被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,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,曾因民间借贷、买卖合同纠纷、股权转让纠纷、肖像权纠纷等,被他人或公司起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裁定书称:可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2014年9月29日成立,注册资本5000万元,股东为梁万奎、牛利利(1%股权,即50万)。2016年10月18日,牛利利将其股权以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王军套,王军套出资时间应在2034年12月31日之前。法院认为,牛利利将股权转让后,应由受让人王军套履行出资义务,王军套的出资虽未到期,仍应在出资范围内对外承担责任。最终,裁定书追加王军套为该案被执行人,裁定王军套在其应出资50万元范围内对裴彩凤承担清偿责任。裁定书显示,裁定书送达起15日内,可提起执行异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水区法院2019年6月20日作出的(2019)豫0105执异420号执行裁定书(以下简称“李景阳案裁定书”)显示,在李景阳申请执行可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,李景阳申请追加王军套为被执行人,但未被支持。该裁定书称,王军套非发起股东,而是继受股东。“继受股东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,属实体责任争议,债权人向继受股东主张连带责任应通过诉讼方式,而不得在执行程序中直接追加继受股东为被执行人”。